西嶺雪山“飛虎行動”——“華藏山社”搜尋“飛虎隊”忠骨紀實
作者:翟克伦    发布于:2009-01-12 07:45:39    文字:【】【】【

  背景介紹:
  1937年7月7日,早已對中國垂誕欲滴的日本趁希特勒和墨索裏尼正在密謀瓜分歐洲之際,悍然對軍閥混戰,國弱民窮的中國發動了侵略戰爭。
  1939年9月1日,希特勒吞並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德、意、日三國結成旨在霸占瓜分全世界的“軸心國”。   
  1941年,日本認爲美國太平洋艦隊是它稱霸南太平洋地區的障礙,于當年12月7日偷襲美軍珍珠港太平洋艦隊,至使該艦隊全軍覆沒,把壹直不願卷進是非之地的美國拖進戰爭漩渦。
  1941年12月19日,中、美、英三國在重慶召開軍事會議,討論對日聯合作戰計劃。
  1942年元月1日、中、美、英、蘇、荷等26國在華盛頓簽署了聯合宣言,同盟國集團宣告成立。
  1942年元月2日,中國戰區盟軍統帥部在重慶成立。從此,以中國軍隊爲主要力量與以美國爲首的國際軍事力量組成中國戰區盟軍開始重創日軍,在中華大地上譜寫了壹曲曲悲壯山河的國際主義和英雄主義的凱歌。
  
  引  子
  1941年下半年到1942年,由于德軍和意軍在歐洲橫行無忌,歐洲多國都相繼在法西斯鐵蹄下淪陷。而日本從歐洲“喜人”的形勢出發,似乎覺得吞並中國指日可待,于是更加瘋狂地開始了對抵抗侵略的中國人民實施了慘無人道的大屠殺,這支野獸部隊攻城掠地,每占領壹處就實行“殺光、搶光、燒光”的“三光”政策。中華民族危在旦夕。
  在中華民族處于危亡之時,壹批國際友人義無反顧地投身到中國人民抵禦外侮的正義戰爭之中,如加拿大和印度的著名外科醫生白求恩、柯椂華等,而另壹位中國人民熟知的抗日英雄就是美國空軍退役將軍克萊爾·李·陳納德。早在1938年,陳納德就曾在美國組織了壹支小型國際志願空軍隊伍赴華參戰,但由于太弱小,不久就敗在日軍手下。1941年,已被中國政府授于中國空軍上校軍銜的陳納德又回到美國,通過與他私交甚厚的老友葛格台律師說服了羅斯福總統,出于美國遠東政治、經濟利益的考慮,羅斯福同意了向中國政府提供武器、飛機協助抗戰,隨後,美國國會也批准了對華的軍事援助撥款計劃。1941年7月,陳納德率他從美國海軍和陸軍航空兵中招募的100名飛行員、200名地勤人員駕機飛抵中國。從此,這支全稱爲“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的空中勇士與中國人民壹起並肩戰鬥在中國抗日前線。
  從1941年7月至1942年7月初,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在有著保護抗戰補給生命線之稱的中緬公路制空權的戰鬥中,以自己僅損失12架戰鷹的代價,擊毀擊落飛機299架,中國抗日軍民稱贊這支空中勇士爲“飛虎隊”。
  1942年7月4日,“飛虎隊”正式加入美國陸軍,被改編爲陸軍航空隊。1943年3月10日,根據戰爭發展需要,陸軍航空隊再次被擴編成美國陸軍第14航空大隊。由剛升爲少將的陳納德將軍繼續統率,直至1945年7月日本投降前夕。
  在三年的對日空中作戰中,“飛虎隊”以損失563架飛機犧牲1500余人的代價,擊毀日本飛機2600架,擊傷1500架;擊沈日本軍艦44艘,計223萬噸物資,擊沈內陸日本艦船3000余艘,摧毀橋梁573座;打死日軍官兵66700名以上。創造了世界空戰史上的奇迹。

  艱難查證
  2000年初夏,原“飛虎隊”中美混合編隊B-25轟炸機飛行員楊訓偉之子楊本華先生在大陸偶遇父親的老戰友,當年14航空隊的翻譯官王王恭 教授,王老先生告訴楊本華先生壹條重要信息:在成都西南的西嶺雪山上,可能散落有壹架抗戰時期墜毀的美軍飛機殘骸,這激發了楊本華先生搜尋這架飛機的願望。于是,他專程數次飛赴成都與知情人成都某報記者李肖偉取得聯系,尋找訪問曾目睹過墜毀美機殘骸的老農,並多次造訪北京航空聯誼會,中國民航、空軍學院、中國曆史博物館、中國航空博物館等單位,取得了壹些有關在近壹年的時間裏,楊本華先生契而不舍地奔波在祖國大陸收集了大量資料、史料外,還數度飛回美國與美國飛虎隊協會,美國陸軍辨識實驗室、夏威夷美軍中央鑒定實驗室、新英格蘭州航空博物館等機構取得了聯系並得到他們的支持。2000年11月26日,新英格蘭州航空博物館的研究員傑姆斯·彼特先生給楊本華先生寫信介紹了壹些情況:“在二戰期間,有許多美國軍隊的飛機在中國墜毀。……美國人永遠不會知道墜毀在何處,……至少是許多這樣的飛機墜毀資料都被保存在美國阿拉巴馬州MAXWELL空軍基地的美國空軍曆史資料中心。”他還熱情地提供確認方法:“壹個精確的搜尋飛機墜毀殘骸的方法,就是確認Shi-Ling(西嶺)雪山山峰的經度和緯度(日前還沒有這方面的資料),有了這方面的信息後,到美國空軍曆史資料中心查找相關的有關飛機墜毀的檔案資料,以便確認資料中記錄的,在其墜毀的有關美國飛機的身份”。
  此外美國飛虎隊協會會長柯利費·郎格先生,新英格蘭州航空博物館的米切爾·斯潘凱勒先生,美國陸軍辨識實驗室的二戰專家吉姆斯·L·潘泰勒先生都爲楊本華先生提供了有力的支持,特別是陸軍辯識實驗室的二戰專家湯姆·彼特先生在查閱了數據庫後,爲楊本華先生提供了極爲珍貴的部分57年前在中國西南墜毀的美國飛機的詳細資料供楊先生甄別。
  這壹次轟炸任務的戰鬥團隊組合是由美國58空軍轟炸大隊組成。該大隊分爲四組成員,第40轟炸聯隊爲前線部屬的地點設在新津;第444轟炸聯隊有兩個基地;補給基地設在印度的CHARRA,前線基地設在中國的廣漢;第462轟炸聯隊的前線基地設在中國的邛崃;第468轟炸聯隊的前線基地設在中國的彭山。
  1944年8月20日的轟炸任務是58空軍轟炸大隊第七次的空中任務,其目標是轟炸日本帝國鋼鐵工廠,地點在日本九州YAWATA  KYSUHS,當時,這座工廠生産著日本40%的鋼鐵産量,它享有日本匹茲堡(PITTSBURGH美國鋼鐵業中心)的美譽,因此在當時是壹個非常重要的目標。
  當時從58轟炸大隊四個聯隊中調動了88架飛機,當日有71架飛機飛到了日本在目標上空投下了112噸炸彈,此次任務損失了14架飛機,4架在戰鬥中被擊落遇難,另外10架在當時由于操作原因,機械故障等種種原因墜毀,在88架起飛的轟炸機中有5架因爲機械發生了故障緊急迫降。第462連隊從邛崃機場起飛,只有7架B-29參加了這次任務,原因是在當時壹架飛機在起飛時失事造成整個機場關閉,所以只有7架飛機離開了跑道執行任務。從廣漢機場由第444聯隊派出的轟炸機其中的14架飛機轟炸了“主要目標”,丟下了93支500磅的高性能炸彈。這次任務中各聯隊總共派出了61架轟炸機,轟炸了YAWATA鋼鐵基地的主要目標。
  在返航途中,第444聯隊損失了代號“空中的種馬”飛機,該機組人員在距離基地75英裏地方跳傘。另外損失的壹架飛機是在執行任務之後在廣漢基地降落時墜毀。另外還有壹架叫“祈禱中的螳螂”飛機在返程途中不幸遇難,當時的目擊者是444聯隊的壹個後炮手所目擊及報道的。我們估計他當時可能是這次編隊飛行的首機機組人員。
  從有關方面提供的大量資料證明,發生在1944年8月20日的轟炸日本本土八幡鋼鐵基地的任務,是抗日戰爭時期美國援華空軍壹次非常重要的,並被載入史冊的空襲任務。也是美國對日宣戰以來,美國空軍第二次轟炸日本本土。
  第壹次轟炸日本本土是1942年4月,由DOOLITTLE上校駕駛B-25轟炸機從航空母艦上起飛轟炸日本,這次任務並沒有完全成功。8月20日的轟炸任務首次動用了B-29轟炸機。據記載,這次轟炸任務進行的十分慘烈,因爲在第壹次對日本本土實施轟炸後,日本在本土布控了大量的防空預警雷達。在8月20日當天,當日本空軍發現前來轟炸的美軍飛機後,日本戰機立即升空攔截,空戰進行的十分激烈,身兼總領隊的462轟炸大隊COL RICHARD  T·CHARMLCHAEL上校的飛機被日本攔截機擊傷又在JKL島上空被當時上方丟下來的炸彈擊中,當時有8個機組成員跳傘逃生,另外3名機組成中當場隕難,所有生還者被俘爲戰俘壹直到戰爭結束。
  當時還發生了壹件最不可思議的事件。第壹次證實CONFIRMED日本飛機自殺性撞向美國飛機。壹架日本第四隊的軍曹Sgt. SHigeo Nobe所駕駛的別名“NICK”雙發動機的飛機撞向Maj Ciinksales少校所駕駛“Gertrude C”的飛機後,飛機的殘骸又撞上編隊飛行的右後方由O´Reilly´s Daughter所駕駛的飛機,當時還損失了另壹架轟炸機其別名“Rdeey Teddy”,這架飛機是被地面炮火所擊落的,以上所說的幾架飛機在這次任務中排在 468聯隊的飛行編隊裏。
  由此可知,這壹次的空襲任務無論是從那壹個戰略角度來看都是非常重要的,而在當時YAWATA的確是壹個重要的轟炸目標。現在可能沒有多少人知道有YAWATA這個城市,但在1944年美國援華空軍58大隊對YAWATA這個目標的轟炸後,人們對于YAWATA耳熟能詳。
   第58轟炸大隊的戰士們持續作戰壹直至1945年,他們在這慘烈的空戰中付出了犧牲換取了經驗,壹直到1945年後戰況才見轉機犧牲才逐漸減少,這些戰士不愧爲英雄的先驅者。
  
  夙願得償
  2001年7月22日,華藏山社參加搜尋飛虎隊墜毀飛機的17名隊員和數家報紙、雜志記者分別從北京、吉林、新疆等地彙齊成都。他們給這次搜尋活動起名爲“華藏山社-飛虎行動”這壹很有誘惑力的名字。
  23日早晨9:30分,壹行人從成都玉泉酒店出發,向位于成都市西南以裏的大邑縣西嶺鎮硗碛鄉蜂桶寨趕去。蜂桶寨是汽車所能到達的最後壹個地方,再往前就只能靠兩條腿了。晚上20:00時,探險隊壹行抵達蜂桶寨,向導和幾位駝工已等候多時。
  山寨的夜晚靜谧而顯神秘,清新的空氣中不時飄來樹木的幽香,與都城的嘈雜環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火塘裏的光忽明忽暗地不斷掠過每個人的臉龐,人和人之間仿佛貼得更近了。雖然此前已經掌握了不少資料,可誰也不知道些行動是否壹定成功,因爲要搜尋的大雪塘實在太大了,半個多世紀前撞山墜毀的壹架飛機還能有多少殘骸在等著人們去發現呢?更何況草木枯榮,風銷雨蝕已使曆史變得面目全非了。每個人都在既興奮又好奇的期待中進入了夢鄉。
  翌日清晨7時,大家不約而同地醒了。出門壹看,林木滴翠,移步換景,潮濕的林木草香撲面而來,醒腦潤肺,大家都忙碌起來,炊事員做飯,駝工收拾裝備,幾個人抓起相機對著滿目清山壹通亂拍。
  9:20分,登山隊告別蜂桶寨出發了。這是壹次愉快的徒步旅行,朝陽在山峰中升起,濕漉漉綠鮮亮清新,小路邊白石粼粼,雲霧缭繞在山峰上,人似乎走在仙境。19:30分,大家在壹個名叫尖刀石的地方紮下了第壹個野外營地。海拔表告訴我們,這裏是+3750M,已是俗稱大雪塘的地界了,明天隊員們將要翻越大卡子山。
  26日中午13:15分,分成兩隊的人馬全部安全抵達+4038M的大本營。山坡上胡亂點綴著杜鵑樹,滿地開滿不知名的小草野花。大家開始用帶來的竹竿搭建營帳。天開始下雨並愈下愈大,仿佛要給這些不速之客壹個下馬威,冒著大雨,經過數小時苦搏,16時營地建設基本結束。
  第二天早上大雨仍下個不停,大山和老天互相配合著,似乎堅持要把這壹群兩條腿的陌生動物驅趕出自己的領地才肯罷休。它不知道這些人是幹什麽來了,如果大山有記性的話,它不應該忘記57年前的壹天,壹只從東面飛來的“大鳥”搖搖晃晃壹頭紮進它的懷抱,這些人就是爲這只“大鳥”而來,怎會因大雨而無功而返呢?
  據知情人介紹和資料分析,這壹帶就是57年前飛機墜毀的區域。果然,上午11時,幾名華藏山社隊員在+4542M處的壹個山頂發現了飛機殘骸碎片,有美軍用水壺、鞋掌、人骨、螺栓等物品,這是發現殘骸的第壹現場,沒有大件遺物。隨後,幾人在向導的指引帶領下趕赴+7351M  的第二現場,這裏山連著山,溝串著溝。地形山貌與57年前壹模壹樣,只是物是人非了。向導邱先生說去年曾有老鄉在這壹帶放牛時找到過壹個黑盒子,打不開,怕是炸彈就丟到山溝深處了。突然,楊本華先生手上的金屬探測器鳴叫起來,撥開草叢是壹塊不辨形狀的金屬物體。不是邱先生所說的“黑盒子”,楊先生顯得有些失望,也許他在想,那個被老鄉扔掉的黑盒子沒准就是飛機上的黑匣子,找到它或許真能解開這架飛機失事之迷,同時也能知道墜毀的到底是哪壹架飛機了。
  大家繼續往東面搜尋,突然,壹件大家夥斜插在草地上,壹眼望去就看出這是壹只飛機螺旋漿,估計重約三、四百斤,大家不約而同地沈默了,毫無疑問,57年前的壹天,這架美機就是在這裏墜毀的。現在這裏,除了岩石外,每壹寸土地上都生長著郁郁蔥蔥的植物,甚至連飛機撞地時的大坑都杳無痕迹。大自然似乎在竭力忘卻那個並不遙遠的過去帶給它的傷害。那麽人呢?我們知道,人們沒有忘記,日本人強加給我們的恥辱,也沒有忘記飛虎隊與我們並肩戰鬥的可歌可泣的悲壯曆史。
  經過兩天的搜尋,29日傍晚,兩支分別行動的小分隊回到大卡子營地,楊本華先生已把所有能搜尋到的飛機殘骸作了編號、字樣拓了片。他如釋負重地說:“任務完成  了,這些拓片壹拿回美國立即就能得出結論。這架飛機和機組成員的身份就要真相大白了”。
  經過兩天的搜尋,隊員們克服了天陰下雨,氣侯惡劣,山路艱險,高原反應等困難,共尋找到大到飛機起落架、發動機、螺旋槳,小到子彈頭、罐頭蓋、美式小酒壺、.50機槍子彈等共500多件。雖然沒有找到“狗牌”(狗牌爲美軍官兵在作戰時每人脖子上挂的镌刻有自己姓名、住址、部隊番號、血型等資料的銘牌)。但也可謂是滿載而歸了。
  
  真相大白
  楊本華先生帶著拓片等壹些零星小件首先飛抵北京,與原駝峰航線(駝峰航線是中美兩國空軍爲向中國抗日戰場運送物資,于1942年5月開辟的從印度飛越喜馬拉雅山山脈和橫斷山山脈的幾條航線的統稱。)飛行員,北京航空聯誼會會長華人傑教授取得了聯系。通過現場發現的資料,北京航空聯誼會立即辨明了這架飛機及機組人員的身份。
  這架編號爲42-6286的B-29重型轟炸機,隸屬于第20轟炸隊444聯隊677小隊。1944年8月20日從成都起飛,轟炸日本九州八幡鋼鐵基地返回時,因油料告馨而墜毀在西嶺雪山大雪塘附近。機組成員11人全部遇難。他們是駕駛員漢密爾頓H·迪爾少校、付駕駛享特T·拉裏中尉、領航員羅蘭德L·安伯特少尉、轟炸員道格拉斯·塞肯少尉以及機務員、雷達員、無線電員、上射擊手、右射擊手、左射擊手、尾射擊手。
  當時執行轟炸日本九州的八幡鋼鐵基地的B-29機群爲61架。1944年8月20日是他們第六次執行轟炸任務。據分析,任務執行完畢後在返航途中,#340機上尾射手最後看見的地面標志是華東XXX湖的北端,格林威治時間爲1152 Z由于天黑,編隊在此解散。6286號轟炸機與地面的最後壹次聯系是格林威治時間1210 Z。該機別名爲“螳螂祈禱”。
  據美國陸軍辨識實驗室對這些遺物的辨認,確實是美國援華空軍的壹架飛機,他們對楊先生及華藏山社對此而做的壹切給予了高度評價,美國空軍方面也表示,將要爲這些遺物舉辦壹個巡回展覽,以表彰那些爲了正義事業獻身的英雄。

地址:新疆烏魯木齊市楊子江路1號<<新疆都市報>>
郵編:830051
電話:09915840774辦
手機:13079958098

為更好的瀏覽體驗,推薦使用IE瀏覽器(IE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