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縣災區之行
作者:陳麗    发布于:2013-04-07 15:21:53    文字:【】【】【

  陝西略陽——甘肅武都——文縣

  2009年3月26日早上6點我和楊哥坐上了從陝西略陽開往甘肅武都的長途汽車,壹路上漫山遍野大片大片金燦燦的油菜花,晃動著滿眼的燦爛。向我們招著手,沈醉在這片金色之中,我忘卻了汽車在翻越高樓山時的恐懼。延著白龍江、白水江我們終于在傍晚6點鍾到達了文縣,我們的目的地碧水鎮聯豐村就屬該縣。文縣,這個素有“隴上江南”之譽的縣城,位于甘肅南部,與川、陝交界,屬秦巴山區,地質構造複雜,地形獨特。境內山高林密,江河縱橫,資源十分豐富。總面積4994平方公裏,人口24萬。這個縣距離省會蘭州有壹千公裏之遠,在冬季由于冰雪封山幾乎與外界完全隔絕了。

  當晚是由文縣廣電局高峰局長設宴款待楊哥和我的,在吃飯過程中我才知道,當5·12地震發生後,廣電局就派人深入我們要去的聯豐村組織救災,後來才介紹楊哥在去年12月向該村兒童捐贈了200個睡袋。同時,我還知道了文縣還有壹個獨特的民族叫“白馬族”。說她獨特是因爲她沒有被列入55個少數民族範圍之內,但卻又保持著鮮明的民族色彩:不與外界通婚,有自己的語言但沒有文字,主要靠牧業和副業爲生。白馬族又稱白馬藏族,主要分布在摩天嶺兩側的平武縣、九寨溝縣和文縣三縣交界區域。我對白馬族非常好奇,但由于時間匆忙沒有機會深入地了解她。沒想到楊哥早就知道“白馬藏族”了,而且想找機會深入他們的聚居區進行考察。廣電局局長也非常高興,希望同楊哥合作,壹起進行考察並拍壹部關于他們的紀錄片。

  文縣——碧口鎮

  3月27日壹大早我們就坐上了從文縣到碧口鎮的汽車,汽車沿著碧口水庫行駛,我再次沈醉在這高峽平湖之中.藍天、碧水、青山、金黃色的油菜花是多麽富有詩意的壹幅風景畫啊!

  經過5個小時的顛簸,我們終于在11點多到達了碧口鎮,我們見到了前來接我們的聯豐村村委書記董英明和聯豐小學校長趙忠晉,趙校長是壹位很和藹而健談的人,當了30多年的校長,在家裏種了13畝地的情況下從來沒有耽誤過學生壹節課,他的四個孩子都已經大學畢業,他說了壹句話讓我記得特別清楚:我的孩子和我的學生我從來沒有要求他們壹定要有多大出息,但得成爲壹個對社會有用的人,不能做危害社會和他人的事情。

  初到聯豐小學

  聯豐小學建于60年代初,是壹所六年制完小,現有學生145人,教師7人,有2名代課教師曾獲得2000年“燭光獎”。服務半徑人口1185人,學校占地面積3500平方米,建築面積1220平方米,現有教學樓壹棟但在5.12地震後該房已成了危房,學生只能在搭建的活動板房裏上課。

圖壹 地震後聯豐小學的大門

  此行目的

  由于老師少,且這些老師大多數都屬于民辦老師轉公辦老師,沒有接受過師範學校正規教育,孩子們從來沒有接受過體育、音樂、美術、英語等方面的教育。我們不得不感歎中國的農村教育和城市教育的落差之大。在很多城市的孩子吃著肯德基、麥當勞,上著各種特長培訓班的時候,農村的孩子卻要在放學後去打豬草、拾柴禾,連基本的體育、音樂、美術教育都無法普及。借此楊哥說出了我們此行的主要目的:每年大四學生中有很多學生找不到實習單位,就是找到了實習單位,實習期間的生活費用也是令他們頭痛的壹件事情。如果我們能幫助壹部分農村大學生讓他們到農村去實習,實習期間的生活費用由華藏山社來出,這樣不僅農村學生可以接受到體育、音樂、美術、英語的等課程的教育,還能給大學生提供壹個鍛煉的機會。聯豐中心小學的張校長和趙校長聽了後表示非常歡迎,他們說如果這些老師過來後可以設計壹個計劃,對學區的老師們進行體育、音樂、美術的相關培訓,把新的教學理念帶給傳統、落後的當地老師,大學生和當地教師也可以在壹起相互交流教學經驗。同時他們又擔心農村學校條件不夠好,不能提供較好的工作和生活環境。我想既然是想來農村學校實習和鍛煉的,想來播撒愛心的,這點苦肯定是能克服的。試想想,這幾個月的苦比起我們當地的老師幾十年的苦來說又算的了什麽呢?只是可惜我沒有這樣的實習機會了。

  畫太陽

  下午我向趙校長申請了兩節美術課,六年級的這節課讓我心裏很不是滋味,28個孩子從來沒有上過美術課,看著這些可愛的孩子們,我突然特別想爲他們畫壹輪太陽,我告訴學生我們這節課來畫太陽,問他們會不會畫太陽,孩子們說會,我又問那會不會畫有表情的太陽呢?孩子們瞪著眼睛看著我壹下子安靜了下來,我說我們這節課要畫壹張有表情的太陽,或哭或笑,太陽的表情由妳們自己做主。比如我畫了壹輪笑眯眯的太陽,我寫上太陽笑是因爲她看到我們笑了她也開心的笑了。孩子們筆下的太陽有微笑的也有哭泣的還有從哭泣到微笑的;他們有的寫到了太陽流淚了因爲地震給人們帶來了痛苦,太陽眼睜睜看著發生的壹切,難過的哭了;有的寫太陽看到人們破壞環境,傷心地哭了;還有的寫太陽看到人們的生活壹天天變好,我們也在壹天天茁壯成長,她開心的笑了……

  看著孩子們畫的太陽,我不禁想起了我曾讓表弟畫的太陽。他筆下的太陽戴著墨鏡,壹副傲氣十足的樣子。我問他爲何畫這樣的太陽,他反問我道妳不覺得這樣的太陽很酷嗎?這就是農村孩子和城市孩子筆下太陽的不同之處,農村孩子筆下的太陽關注的是環境汙染,關注的是他人,而城市孩子筆下的太陽追求的是時髦,是自我。
其實,世界很小,小得我們可以爲別人畫壹輪太陽——用助學的方式把夢想的路延長,再延長,這樣就能讓孩子們在前行的路上有足夠的溫暖和光亮,從此又多了份遠方的牽挂,牽挂著的是孩子們美好而燦爛的明天。我堅信太陽出來的時候,定是壹片豔陽天!

為更好的瀏覽體驗,推薦使用IE瀏覽器(IE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