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本华的宽沟梦还在继续
作者:華藏山社    发布于:2013-04-07 16:10:59    文字:【】【】【

  按中國的傳統,在壹元複始明月當空照的元宵之夜,全家人歡聚在壹起共度元宵是最快樂的時刻。可是,時代的變遷打破了傳統,爲了生存,常年背井離鄉的遊子即使千裏迢迢回到久別的故鄉與家人團聚,過完年,很多人終究沒能等到元宵節又各奔東西了。

  元宵前夜,在外闖蕩沒有回家過年的朋友對我說,楊本華大哥和烏魯木齊去了寬溝村,妳知道嗎?妳怎麽不和他們去看看?想象得到,得知楊哥再去寬溝的消息,爲之動容的不僅是我。

   說實話,楊哥的愛心遠比我等博大,不管走到哪裏,他始終念想遠在大西北窮鄉僻壤的鄉親和孩子。春節前夕,他在首都機場給我來電說:“我回美國估計有壹個多月時間,過年後回北京。”快過年的那幾天,我突然接到楊哥的電話:“我回到北京了,春節期間,我要去寬溝村看望日夜牽挂的孩子。”

  後來我才知道,楊哥之所以急急忙忙趕回中國,因爲他獲悉寬溝村小楊淑霞老師近期就要結婚了,這位上過高校的女先生壹旦出嫁,那所公辦教師待不下來,處在風雨飄搖的小學堂就沒有高學曆的先生支撐了。情況相當不妙,如果情願去西北支教的志願者不能順利進入寬溝村小支教,那個貧困之地的孩子就不能就地上學了;即便有新的志願者情願到寬溝村小支教,靠當地每月給民辦教師900元的工資,怎樣生存下來?要讓新的老師安心在寬溝村小教書,需要找壹筆錢按當地最低工資標准給支教老師補貼·····

  楊本華先生能專程從美國跑到寬溝村關心學校的前景和孩子的未來,不是壹般人能做到的。凡是楊哥的朋友,只要曉得他專程回國且專程去荒涼之地與鄉親和孩子們團聚,無不爲之感動。

  其實,我挺想寬溝的,今年因有外地的朋友來鳳凰古城與我過年,我想走也走不了了。退壹步說,如果沒有朋友來鳳凰過年,我又能怎樣呢?我對朋友說:“妳們都不在家裏,我去了看什麽呢?”

  “寬溝在呀,學校在, 孩子們和楊老師都在呀!楊哥看什麽妳就看什麽。”她說。

  我知道,盡管寬溝永遠都在,可我的關注早已離開了寬溝。事實上,曾經壹起支教的每壹個人離開之後,受各種累贅所累,寬溝夢早就醒了,只是楊哥的寬溝夢還在繼續。據悉,楊哥到大西北看望忘不了的鄉親和孩子之後,接著要去四川雅安、雲南昆明看望“重走中國遠征軍之路”和“重走樂西路”的愛心人士,然後再來湖南探望湘西山區的孩子們。

  最後我對朋友說,但願從寬溝走出來的每壹個人才能影響小山村的孩子們。引用她的話說:“我們走出來不是目的, 讓別人走進去才是目的,不管我走到哪,我的心永遠與楊哥的夢壹起跳動。”


 

春節期間,美籍華人楊本華在寬溝村與村民們團聚。

 

春節期間,美籍華人楊本華在寬溝村村民家與孩子們團聚。

 

春節期間,美籍華人楊本華在寬溝村村民家與當地村民、民辦老師和支教大學生合影。

 

春節期間,美籍華人楊本華在寬溝村與孩子們玩遊戲。

 

春節期間,美籍華人楊本華在寬溝村與孩子們玩遊戲。

 

春節期間,美籍華人楊本華在寬溝村與孩子們玩遊戲。

 

春節期間,美籍華人楊本華在寬溝村與寬溝村小楊淑霞老師合影。

為更好的瀏覽體驗,推薦使用IE瀏覽器(IE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