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藏山社受邀出席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会议,建議書已被正式分發
作者:華藏山社    发布于:2015-02-23 22:17:26    文字:【】【】【

        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第五十九屆會議將於2015年3月9日至20日於紐約舉行,華藏山社受邀出席會議。此次會議主題為“第四次婦女問題世界會議以及題為‘2000年婦女:二十一世紀兩性平等、發展與和平’的大會特別會議的後續行動:重大關切領域戰略目標和行動的執行情況以及進一步的行動和倡議”。
  2012年7月,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授予華藏山社特殊諮商地位,這項殊榮使得我們能夠參與理事會及聯合國下屬機構的工作。2014年華藏山社再次向聯合國經濟與社會理事會提交了主題為“建立流動醫療隊為中國農村地區女孩提供服務”的建議書,該建議書已被理事會按照經濟及社會理事會第1996/31號決議第36和第37段分發,並翻譯成中文和另五種聯合國官方語言(詳情請查看聯合國官方網站:http://www.un.org/ga/search/view_doc.asp?symbol=E/CN.6/2015/NGO/77),也將作為此次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第五十九屆會議的官方文件之一。
  聯合國經濟與社會理事會關於建議書的分發通知和建議書具體內容如下:

陳述

                                          建立流動醫療隊為中國農村地區女孩提供服務

  導言

         中國的農村衛生標準比較初級且通常不夠完善。這導致幼兒,特別是女孩身患可預防的疾病甚至是普通疾病時,不會被發現以及得不到治療。此外,中國人重男輕女的傳統意味著男孩相比女孩總是能得到更優先的醫治,這往往會損害後者的健康和福祉。17年多來在中國農村地區實施慈善和自願專案期間,華藏山社接觸到許多農村女孩因未能及早醫治而飽受可預防疾病之苦甚至死亡的情況。
 因此,華藏山社提議應建立流動醫療隊並將其派往中國的偏遠村莊和地區,以説明診斷農村兒童的醫療問題和疾病並提供治療,特別要重點注意農村女童。這些流動醫療隊既可由中國的省級或村級政府也可由私營團體和非政府組織組建、運營和管理。

背景
         中國經濟在過去幾十年飛速發展,這讓數百萬人擺脫了貧窮,並改善了其健康狀況。然而,許多健康問題仍未解決。例如,在貧困人口,特別是那些生活在廣袤農村地區的貧困人口中,有許多人還不能充分獲得基本的保健服務。事實上,有人估計,農村地區有超過1億人口無法及時獲得醫療服務。這種情況因政府在衛生服務領域的支出嚴重向城市人口傾斜而進一步惡化。
         中國農村地區保健服務及資源的缺乏對成年人口帶來了普遍的負面影響,而作為此類社區最弱勢的群體之一,女童受到的這種影響更加嚴重。在中國的農村地區,重男輕女的傳統仍根深蒂固且普遍存在。結果導致女童,特別是被在該國其他地方從事農民工工作的父母留守的女孩常常遭到忽視,或更糟的是無人看管。因此,她們遭遇的任何可見或不可見的健康問題或症狀也同樣被忽略或忽視。然而,男孩如果遇到同樣的健康問題,他們更有可能得到關注,從而得到及早診斷、治療並最終痊癒。事實上,專家研究已突出表明,中國廣泛存在對女童的歧視,這助長了眾所周知的婦女“缺失”問題以及性別失衡-男女人口比例嚴重偏重於男子。
         華藏山社在中國農村地區開展慈善性、自願性環境項目已有超過17年。在我們造訪全國各地的鄉村期間,我們注意到,在兒女雙全的家庭,如果父母可以負擔將一個子女或某些子女帶出農村到其工作的城市,男孩總是會被優先考慮。在城市生活意味著這些男童在面臨可能的醫療問題和疾病時,可享受更好的保健和治療前景。然而,這也意味著被留守的女童通常無人看管或由年老的監護人照顧,女孩健康狀況不佳時,後者往往不能提供最好的幫助。結果導致這些女童面臨其醫療問題得不到診治的風險。


存在健康問題的農村女孩的案例
         甘肅省寬溝村的Bai Yanru:
         當華藏山社在2013年第一次見到她時,這個11歲的女孩看起來身體不好且貧血。但是,在此之前未做出任何努力幫助Yanru就醫,原因是她的父母是農民工,在外地工作。華藏山社隨後安排將Yanru送往了上海的一家醫院,結果發現她患有先天性心臟病。Yanru最後接受了手術治療,目前正在康復。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布林津縣的Zhu Hong:
         當華藏山社10年前見到Hong時,這名20歲的女孩一隻腿癱瘓並患有斜視,這是一種雙眼不能同時注視目標的疾病。這些身體疾病是因Hong在孩提時期患了某種重病並引發長時間高燒而造成的。多年來,Hong的身體狀況一直被其他孩子所調侃和嘲笑,疼痛、孤獨和自卑也一直伴隨著她。華藏山社通過若干次為Hong提供手術費,幫助糾正她的身體畸形。在華藏山社的鼓勵下,Hong最終得以重獲自信,過上了正常和自食其力的生活。
         甘肅省寬溝村的Jiao Fangqing:
         華藏山社在2012年見到了Jiao Fangqing,一名正處於白血病晚期的17歲女孩。當時,Fangqing眼睛充血、身體腫脹,儘管在言談中表現出強烈的求生願望,但她仍在不到3周後去世。Fangqing在甘肅省會蘭州的一家醫院被確診為白血病晚期。除了她的病情發現太遲以外,她的家庭無力獲得資金用於其就醫也是造成Fangqing 最終死亡的原因。鑒於Fangqing 未婚以及最終導致其死亡的病情,按照當地習俗,她不能獲得適當的安葬。Fangqing的身體最終與一些廢舊輪胎一起,在該村莊的一個偏僻且不為人知的地方被焚燒。
        甘肅省寬溝村的Wag Yufeng:
        當華藏山社2014年見到她時,13歲的Yufeng被懷疑患上了白血病。在華藏山社將她送往蘭州的一家醫院就診後,結果發現她僅僅是因營養不良導致的貧血。華藏山社隨後做出安排,增加其長期的營養攝入。
        湖南省七鬥村的Wu Caixia:
        當華藏山社2013年夏見到這位年僅7歲的女孩時,她的面部、四肢和全身都佈滿了結痂,正處於不同階段的消毒處理中。結痂形成的原因各異:昆蟲叮咬、個人及家庭衛生狀況差、夏季濕度大、不適感引發的持續抓撓,以及未獲得簡單卻及時的醫治和照料。華藏山社的及時干預使Caixia獲得了一位執業醫師的治療,她的狀況逐漸好轉,未發展為皮膚病或變成永久的疤痕。
 
在中國農村建立流動醫療隊的提議
       上述的案例明確表明,如果隨時可獲得適當的基本醫療服務設施、知識及資源,健康問題或營養不良本可在早期得到發現、治療、甚至預防。早期診斷和治療也意味著這些女孩可不必飽受沒必要的疼痛或者遭受隨後長期忍受的痛苦。事實上,顯而易見的是,發現太遲,有時可能導致致命的後果,如Fangqing。
        提議應建立流動醫療隊並將其派往中國各地的偏遠村莊,以診斷農村兒童的醫療問題和疾病,並特別要重點注意農村女童。這些流動醫療隊既可由中國的省級或村級政府也可由私營團體和非政府組織組建、運營和管理。
 通過確保早期發現和診治女童的疾病,這些流動醫療隊將幫助這些女童減輕並防止不必要的疼痛和長期痛苦。此外,這些流動醫療隊還可幫助傳播影響兒童的健康相關問題方面的知識,如營養不良,以及維生素和礦物質缺乏。

 

為更好的瀏覽體驗,推薦使用IE瀏覽器(IE8+)